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经典语句 > >正文

韩依依:苦荞花|散文

时间:2020-10-27 来源:菜螺文学网
 

2019-08-30 20:25 关键词:名人散文 分类:名人散文 阅读:491

原题目:韩依依:苦荞花|散文

萧玥:写给远方|散文

文/韩依依

【作者简介】韩依依,中学语文西席,躬耕教坛数十载。皇皇数载,过于惨白,惟学习之余,寄情于浏览,而浏览也赋予我愉悦与快乐。浅酌低唱、喁喁低语,竟也流淌出条条情感小溪。人有所往,心有所向,汉笔墨的魅力,迷惑我想做一名写好字的教书匠。

【本文由作者受权公布】

故乡山美水柔。那里小桥流水,芳草茵茵;那里山花烂缦,溪水涧涧;那里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;那里……最诱人的莫过漫山遍野的白花花的苦荞花了。

“漫漫荞麦花,如雪覆平野。”金秋时节,梁梁垴垴、沟沟岔岔的荞麦花在微风中轻歌曼舞,摇曵生姿。花下无数蜜蜂在嗡嗡嘤嘤,花丛对对胡蝶舞姿翩跹。田野里,小女孩快乐地跑来跑去,像极一只活泼心爱的小羊羔。坐在地埂边的爷爷,嘴里含一杆长长烟袋眯着眼睛,眼光跟从小孙女的背影,直至小小的身影消失于一片花海。
金风中摇曵着的荞麦花,是庄稼人的希望之花。

爷爷的荞麦花,绚丽而暖和。连山风也会放慢脚步,溜进花丛飘来荡去,偶尔带上几片花瓣,捎上几粒花粉,还有那满身的淡淡花香,才悠哉乐哉飞向远方。

“爷爷……”小女娃脆生生的声音在山野里显得更加的洪亮,悦耳。爷爷闻声孙女的声音,四下里寻觅。一扭头,孙女已一蹦一跳地趴在本身背头。祖孙相视开笑靥。

……

土豆是山里人家的主食,荞麦也是山里人主食。“千里还经赤地连,老农作苦也堪怜。来牟不复歌丰岁,荞麦犹能救丰年。山色浅深秋泼黛,田毛上下晓披绵。天公莫遣霜如雪,赤子嗷嗷要解悬。”由于,苦荞麦顺应性强,耐旱耐寒,就是发展在天气严寒或土壤贫瘠的地皮上,也照长不误。以是,即使赶上丰年农作物歉收,有把荞麦面内心就踏实。

最后一筐土豆背回家后,爷爷就筹办去村南的南沟种荞麦了。

地不是现成的。每一年都得重修整平,由于这些荒地是爷爷在山涧沟壑拾来的。只要爷爷一去南沟,七八岁的我像跟屁虫一样跟在爷爷屁股后。和爷爷一起去南沟种荞麦算是童年糊口中一件幸运的事了。我像一头撒欢的小羊,蹦来蹦去,口里哼着姥姥常唱的小曲:“小小的灯儿暗幽幽,丈夫打仗把我丢,缝好棉衣就送前线,不悲不伤俺也不愁……”

黑龙江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

小时候,家里别的未几,姊妹很多。爸妈生下哥哥后,连续不断生了我们四个女儿。七八十年月的乡村人圈养这么多小孩确实让我们的爸妈焦头烂额。幸亏,山里小孩好赡养,不讲求吃不讲究穿。兀须吃饱穿暖,照样一个个的长大。但,即使是这样,七八口人的每日三餐——煮一大锅土豆,也实在够母亲忙活的了。况且母亲还时不时地费心着地里的活儿。

五岁时,我就可以帮着母亲做些简朴的家务和顾问姊妹们了。现在也说不清,她们之与我是姊妹,还是女儿。也许亦如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元春,“她在宝玉三四岁时,就已教他念书识字,虽为姐弟,有如母子”。

年青的母亲太要强。她那颗要强的心可要比身材健壮多了。正如《大学》内里讲的“人莫知其子之恶,莫知其苗之硕”。由于,就是邻里一棵长势稍好的明白菜,母亲看了也很不惬意。

年青的爸妈,脾性急躁了些。也许是孩子多压力大,也许本来他们的脾性就欠好。现在看来,应当是属后一种情况吧。

母亲一下地,姊妹就留给我。由于力气小,抱不动姊妹。母亲就把一条一缕的布条,接起来,给我做成一条背带。如此,姊妹整天就绑在我的背上,我们就像一对连体婴儿,形影相随。

庄户人家很少有农闲时候,母亲固然更不会闲下来的。

荞麦扬花之时,母亲要忙着拔地里的草。

那天,母亲下地后,我背上三妹,拉上二妹(小妹尚没出身)进来游玩。姐妹三人,兴兴头头走出院子,拐过猪圈,来到老槐树下。

老槐树下是我童年的百草园。

当街那棵老槐树有一千多年汗青了。它的根部错综复杂,袒露在空中。这些相互纠缠的根也就成了一个天然大木坨,人坐在上边,真是舒坦。老槐树枝叶稠密,参差披拂;树林阴翳,绿得滂湃。炎天的中午,炽热的阳光被大树过滤一遍,大树底下显露出一股清冷。树上小麻雀在枝间跳来跳去,叽叽喳喳,偶尔也会有一二声喜鹊擦过树头的声音。一来到大树底下,姊妹们就会很高兴。就连日常轻易不措辞的二姊妹,也会舞着小手喝彩雀跃。姊妹三在大槐树下爬上趴下,爬进爬出。由于发展年月久,大树底部长有好几个大巨细小的树洞。这几个树洞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量无尽的乐趣。我背着三妹,带着二妹从大洞钻进,小洞钻出;又从小洞钻进,大洞钻出,玩得不亦乐乎。偶尔也会磕碰一下三妹,或是二妹擦破点皮。但在高兴之时,她们也只是意味性地哭喊三二声。我不担忧,由于,爸妈不在跟前,她们反而听话,好带很多。

时候一长,背着姊妹,脊背就会发酸。我得时不时弯下腰用力扭动上身来减缓不适。那天,玩得时间太长了,有点保持不住,我猫着腰小跑到猪圈,靠上猪圈沿,想重新调解绑带。大概是太累了,也大概是粗心。现在想来,是粗心。由于,成年后的我特别粗心。刚一靠上去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——“咕咚”“哗啦”猪圈沿塌了,我和姊妹一起掉进猪圈。三妹的嗓门又大又亮,她不管掉臂地“哇哇——哇羊角风治有效方法哇——”大哭。旁边的二妹也急着乱叫,那头猪也吓得“吱吱——吱——”嚎叫。当时是,哭喊声、嚎啼声乱作一团。一时候,我被吓懵了。一看仰面朝天躺在烂泥里的三妹,顾不上许多,一骨碌爬起来,惊怖着两手搬起一块石头砸向那头猪。这猪圈不是水缸,砸不得。见猪钻进窝,我扎撒着沾满臭泥的双手抱起姊妹,蹬着猪槽慌紧张张爬上猪圈,拖上二妹,逃到姥姥家。

实在,如此的糊口也培养了我的自立能力,从小到大,糊口中不管面临甚么,不管经历甚么,不管碰到多大的困难,我都能刚强面临。不知这坚贞之于我算是幸运还是不幸。

大的不说,日常糊口一应顼事我都能一人对付。我能一小我换回一罐液化气;我能一小我张罗着装修睦一座房子;我也能一小我养大一双后代……但听着同事们,津津有味本身的优渥糊口——“电灯不会换”,“晚上一小我就睡不踏实……”我一脸茫然。如果一小我无法入睡,那我此生岂不就没有觉睡了?!

瞥见姥姥,我的眼泪扑簌簌掉下来。姥姥一边抚慰着我,一边帮我们把手脸擦洗清洁。忽然见姊妹额头的一个大包。我顾不了许多,爬曩昔赶忙用手去半是讳饰半是揉拭。我多么希望谁人包在我的手下子虚乌有,我更希望谁人大包在我的额头,而不是小妹额头。我盼望姊妹额头的包能在我的爸妈返来之前赶忙消失。姥姥见我揉包,赶忙把我的手拿开。她踮起小脚,进里间屋,掀起大板柜,解开包袝,拽出一点棉花,又从厨房端来盐水,用棉花蘸着盐水悄悄擦拭。

着着姥姥的忙碌,我总感七上八下。姊妹头上的,臆变成了大铁锅里七八个荞麦面疙瘩。

那天,爸妈去地里干活,我在家做饭。临出门,母亲再三吩咐拌疙瘩一定少放水。实在,之前母亲曾经教过我一次。以是,我在母亲面前确保,一定能拌好荞麦面疙瘩。

世上全部的工作,不管之于大人也好,还是一个小孩也罢,皆是手高眼低的。偶然候,明显望着很简朴的事,做起来其实不是你设想的那么简朴。这就如《论语》内里的“古者言之不出,耻躬之不逮也。”就这点来讲,我是深有体会的。成年后与人打交道,决不将话说满,一定会留不足地。

望着天将近午,我开始做饭。火,三四岁时就学会了。不论是多么湿的柴,不论是多么大的柴,我都有法子把灶膛里的火烧得旺旺的。未几一会儿,水就开了,用勺子捞起土豆,再用筷子一插,软软的。我开始开始拌疙瘩。从簸箕里把荞麦面盛在盆里,爬到水缸沿,舀上水来,一只手搅面,一只手倒水。倒着搅着,手上端着的瓢,不是倒前就是仰后,倒下去的水不是太少,就是太多;手上的两根筷子好像也在故意刁难我,一点也不听话。加上盆里的面也把筷子死死拖住拔也拔不动,别说去拌面了。望着盆里这一坨糟面,我内心也一团糟。这坨软软的糟面,那里有点疙瘩的模样。但是,母亲拌疙瘩时,手是那么灵活自若,面也很听话,不大工夫,面在母亲手下变成匀匀的碎碎的疙瘩。再看看,这一大坨面,我沮丧到顶点。怎样办?怎样做?情急之下,我双手齐下,把那坨面捧起来,用手,浙江癫痫权威医院一点点往锅里拽。这时候,灶膛里的火也灭了,一股股的浓烟,呛得我泪眼汪汪,举起两只面手、低下头用胳膊不时地擦着擦着……总算把这坨蹩脚的面团打发到锅里,我长长地舒了口吻。盖上锅盖,我重新燃起火,白汽扑扑的往外吹着,揭开锅,透过白蒙蒙热腾腾的蒸气,我似乎瞥见,有那么几个大疙瘩在锅里上下翻滚。就像故乡小河里,水涨满时翻滚着的石子。内心想,多煮会,疙瘩一定会变小的。拿勺子探探,再探再搅。这几个疙瘩,还真成了小石头,它们固执不化,仍然在锅里大模大样地游来荡去。看看天将近午,爸妈很将近返来了。这七八个大疙瘩,如鲠在喉,恐惧一阵阵袭来,我必须在爸妈返来前处理掉疙瘩。扔了,有点舍不得。我心血来潮,捞上疙瘩捞,倒进瓢里,用水冲冲,就一个个吞进肚里。

但是……以后……

幸亏,现在在姥姥家里。

有姥姥和爷爷庇护,我的心踏实很多。但姥姥家偶然候也不是宁静港湾。那次往暖瓶里注水,把暖瓶摔了个破碎,爸爸一边骂,一边打:“干一个钱的谋生,你就得要一个钱的本钱。”谁人时候的乡村实在是太穷了,谁人外壳是竹编的暖壶黑乎乎的,一定用了很长的时候了。瞥见爸爸大发雷霆的模样,我撒腿就跑,但是爸爸还是追到姥姥家硬是把我从姥姥的炕上一把拽下来,狠狠踢了几脚。那次恰好爷爷不在家。如果爷爷在家里,说不定我就会逃过这顿打。

成人后,面临表面的一些人与事,都市发生一种莫名的怕惧生理。老是在担忧难做,担忧做欠好。由于在童年的影象中,爸妈吩咐的任何家务活,好像就没有一次美满完成过。

这类生理,在我上学后表现得更加凸起。做题时,明显那道题很简朴,明显那道题会做。但我老是把它想像得很庞杂,很难。偶然,还没有看清题意,脑壳就开始一阵一阵地发热,思想也就开始混乱起来。特别是外人眼前,这类慌恐生理更严峻。只要本身一小我时,我能力放松下来,能力渐渐解答。诚如莫言说的,他的设想力是饿出来的。那么,如果我尚且另有点设想力的话,这点设想力一定是自大出来的。

这是真的,我清楚地觉获得本身的自大是深入到骨子里的。这实在严峻地影响到了我的糊口、工作。从来不信赖本身是良好的,当偶遇他人肯定,我就会满身不自在,进而故意偶然地躲避着四周的统统。

爸爸脾气暴了些,但不生机的爸爸是一个好爸爸。

冬季里,乡村人家家家户户都市在土炕上放一火盆(一种用泥做的取暖和对象)。冬季的夜,来得那么早又停得那么长,才擦黑就冷彻了骨,才饭罢就凝固了夜。

在这漫长的夜里,爸爸从火盆里捡起一块熄灭的柴炭,在火盆沿上教我们几个读:1、2、3、4、5……这时候候,地下忙活的母亲,也温和优美,笑如荞花。

这时候候,我们的小土屋里安静而温馨。

如果说,成年的我是不快乐的,那么童年的我确实是快乐的。


再大些,小妹出身后,我们的糊口也好了些精神运动癫娴能治好吗。小妹是我们家里的幸运星,由于生小妹的那一年,我家盖起了新居。偌大的院子兄妹五人你追我跑,“咯咯—咯咯——”的笑声,一串串地留在院子里。兄妹们为母亲那一盘切得细细的土豆丝,争来抢去;另有每一年七月十五,母亲为我们兄妹蒸的花馒头。哥哥的绵羊,我们的是梨花呀,桃花呀,母亲像是变戏法式地,在她的手下,没有捏不出的花样。固然,炎天也少不了那碗略带微微苦味的、姜黄姜黄的苦荞麦凉粉。切的方朴直正,拌上黄瓜丝儿的苦荞麦凉粉,真算得上山里人家的厚味佳肴,抵得上现今人们眼中的山珍野味,想来,真是让人垂诞欲滴。

想起童年,心头就会摇曳起片片苦荞麦花;想起童年,鼻子好像嗅到了母亲那盘喷香的土豆丝;想到童年,老槐树下的快乐缭绕在耳畔;想到童年……这统统都给美妙的童年着了一层明丽的色彩,使得童年有滋有味,绘声绘色。

再大些,我也就停学回家帮爸妈顾问家务了。晚上和爷爷姥姥一起后,我的快乐长出了一对同党。

如今,我再不必为七八个荞麦面疙瘩担忧了。

当回忆曾经的童年,总有淡淡的怀念缭绕心头。“刺藤迎日子先红,荞麦得霜花渐老。”爷爷早已归天,我也正奔向天命。虽然光阴的车轮,辗过期间的路,没过影象的长河,但在我心灵深处,会一直悄悄聆听那荞麦花开的声音。

荞麦花永久开在影象里。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《作家荟》微灯号stzx123456789

投稿邮箱:125926681@

《写乎》微灯号:hongyupt

投稿邮箱:499020910@

拍照作品投稿邮箱:554262926@

顾问:朱鹰、邹开歧

主编:姚小红

延长浏览

明白平台热文请点击“原文浏览

长按识别二维码存眷我们

欢迎把我们保举给你的家人和朋友哟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