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>正文

梅开二度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 来源:菜螺文学网
 

梅开二度

作者:孟凡果

小梅今年三十多岁了,是城里人。

儿时患有精神分裂症,时好时坏,平时靠药物维持,吃药打针那是家常便饭,病情相对比较稳定。

她结过婚,身边有一个小孩,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,学习门门都是九十多分以上,成绩出色,名列前茅。小梅的丈夫因杀人而判死刑,丈夫的离去使小家庭经济陷于了异常拮据的境地。

新学期开始了,上学得交几百元的学费,小梅因拿不出孩子的学费急得直哭,学校的校长听说了此事,又了解到她们家的特殊情况,当即减免了孩子的所有费用,并告诉小梅:“再穷也不能穷教育,再穷也不能穷孩子,孩子是未来,况且这个孩子学习又是这么出类拔萃,学校不能不管。”小梅很学校为她解了燃眉之急!( 网:www.sanwen.net )

丈夫没有出事之前,她家的日子还能说的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谁知老实巴交的丈夫因为别人欺负他,可能正应了那句老话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结果失手把人给打死了,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。

丈夫就这样撇下娘俩走了。小梅没有,又有疾病,一下子陷于了困顿。村委会知道小梅的这种情况,就让她在公厕里收费,收的钱是她的,不过天天得打扫一下厕所,这也算是队里对她的一点照顾吧。

这样又过了二年,厕所收的费用,仅仅够她们母子的生活费用,想改善一下生活吃顿鱼吃顿肉,是不可遥及的想象了,只能是画饼充饥了。

看到小梅娘俩过日子过难了,也有好心人劝小梅说:“你男人死了,就得再找一个男人,也好支撑门户,家里那能没有男人啊!”

小梅听从了邻居们的善言,就动了想再嫁人的心思。也见过几个男友,只是见了一面人家男方就没有了下文哪里癫痫治疗的效率好,整个事情就不了了之。

小梅对此是忧心如焚,但也毫无办法,只能是暗自垂泪,怨只怨自己的命运不好!

为什么见过面的男人都再也不和小梅往下发展了呢!他们不是嫌弃小梅有病,也不是嫌弃小梅带着个孩子,这些都不重要!哪是为什么呢?

原来丈夫活着的时候,丈夫能干,给小梅攒下了八间带阁楼的房屋,除去娘俩住的,把剩下的几间租出去,每月也会有几百元的收入,可是她的哥哥住在了这里,她哥哥是全村有名的地痞,不是打架,就是偷盗,经常喝的晕乎乎的,对任何他看着不顺眼的人不打即骂。

这小梅的哥哥可不是个省油的灯,她的哥哥是远近挂了号难緾的人物,就是拘留所也快十进十出了。

他看到妹夫死了,又留下了八间房子。就以保护小梅娘俩为借口,把自己的房子卖了,强行搬进了小妹家的楼上,当起了保护人,自己卖房子的那些钱也不出一年早让他挥霍光了,这样一来他在小梅家更是赖着不走了。

也有不知道底细的人来租房子,结果住不上几天,她的哥哥就把房客给得罪了,只要是他的哥哥又吃又喝的,喝多了就耍酒风,又是骂又是砸,闹得鸡犬不宁,人家就退租走人了。

房子是租不出去了,她对哥哥是又不敢撵,又不敢说,任其所为,小梅的姐妹们也不敢说,只怕得罪了这个活阎王。

房子租不出去,自己的大事,又让他搅和的没有人敢问津,没有人敢娶这么一个无赖的。

一气之下,小梅领着孩子住到了厕所旁边的小棚子里去了,不回家住了。

小梅想:让恶哥为所欲为吧!他那怕把天骂破,我也听不见,他那怕把东西摔完,我还是看不见。 眼不见心不烦,就算是我这辈子欠他的。

就是这样忍让也不消停,有一天,她哥哥去公交上偷钱,结果一分也没偷到。

他十分的气恼,现在的人们怎么了,我连续上了浙江治癫痫公立医院几天班,一无所获,人们是不是太过小心了,今天的美食和娱乐是没有了,我得问妹子小梅要点钱和兄弟们到饭店搓一顿,这几天没喝酒全身无力,上车工作没精神,出手太慢了, 一个钱也没弄着,真他妈的晦气。

他来到公厕冲着妹妹喊:“妹子给哥二百元钱,哥这几天手头紧,以后再还。”小梅不高兴地说:“我没钱,孩子的书包都烂了,我都没钱再买一个,我有什么钱给你胡造呀!”说完小梅领着孩子就走,把坏哥丢在了一旁。

小梅不是没给过哥哥钱 ,给了也就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,有了这个哥哥小梅又气又恨,恨不得他早点死,死了我早回家和孩子平平安安的生活,可是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哥哥他身体强壮的很,根本没有哀败的迹象!

哥哥从小梅这里没有得到好脸子,也没有弄到钱,对小梅更是一肚子的怨气!恼羞成怒,回到家又是一顿乱砸,不是因为自己住在这里,就差把小梅家给点着了。

终于有一天又有人给小梅介绍对象了,男的叫强子,是建筑老实能干,诚实善良。见面的那一天,强子领着小梅和孩子去饭店要了几个菜,边吃边谈。

强子对小梅是没的说,很满意,但强子也听说了小梅有个不要命难緾的哥哥,感到这是一场不现实的婚姻,强子就对小梅说:“你很能干,带着个孩子也不容易,我对你很满意,很想和你组成家庭,但这件事我极力嫂子反对,我是嫂子拉扯大的,嫂子怕你哥哥难缠,我也没办法。”小梅听到强子说不愿意,就哭了说:“这都是我们母子的命啊!我咋这么苦呢!……”强子看着落泪的小梅,心软了说:“哎!我愿意了,你不要哭了。 ”

强子和小梅到民政办领了证,就住在了小梅家,家中让哥哥弄的四壁皆空,让强子联想到在这繁华富裕的农村,也有穷苦的家庭,今人颜汗气短。

小梅非常珍惜这次婚姻,她让强子躲在屋中,没有大事不要强子出来,她是怕恶哥见到强子,把强子赶走。小梅也玩起北京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了金屋藏娇的游戏,小梅不让强子做事情,让他在屋里睡觉,每次饭做好了,端起碗警惕地看一下四周,只要没见到哥哥,就快速地把饭端入屋中,整个人像做贼一样,像个搞地下的。

强子整天躲在屋中百般无聊,又无所事事,强子再老实,他也是个男人,心想:这算什么回事,总不能一辈子呆在屋里,不出屋子吧?我不能就这样生活,得和这个恶神哥谈谈,再说了也应该见见大舅哥吧!

又过了几天,这一天风和日丽的是一个洗衣服的好天气,强子听到哥哥出门的声音。放心地想:他走了,我可以帮着小梅洗洗衣服,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!再说了洗洗衣服也可以出来放放风啊,在屋子里把人快憋出病来了。

强子就把衣服拿了出来,在院子里惬意地洗了起来。忽然院门开了,一个身体粗短,留着小胡子的中年人,破门而入,目光贼溜溜的乱转,强子说:“你谁呀?”那人一横眼睛说:“你又是谁呀?“强子猛的想到,他一定是小梅的那个哥哥。

强子就说:“你是哥哥吧?哥哥你好,我是小梅的人,认识好几天了……“哥哥愣了一下,明白过来阴阳怪气地说:”好好好,以后妹子有人管了,我也放心了。“强子热情地说:”哥以后在我们这里吃饭吧,别自己起火了。“”啊!不,不了……“恶哥溜进了楼上的房间,关上门没有了声音。

强子洗完了衣服,既然已经见过这个哥哥了,强子再也不用大白天的躲在屋里,就大大方方地走在了阳光下。像别的夫妻那样,可以明正言顺地去公厕接自己的爱人下班了。

见到小梅高兴地说:”刚才碰上哥了,“小梅惊恐地问:”没事吧“强子说:”没事啊,哥挺好的,这以后我也不用躲躲藏藏的了。“小梅这才放心地吐了一口气,俩人又到街上买完菜,恩恩爱爱地一起回家做饭。

刚刚到家,小梅的姐姐妹妹就来了,当姐姐的想见见妹夫,当妹妹的想看看姐夫。都说:“好事,喜事,以后好好的生活,原来是恶哥打了电话婴儿吃扛癫痫药副作用大吗?和姐妹们说了小梅的事情,姐妹们才蜂拥而至,可都又犹豫地说:”哥今天不知抽得什么风,和颜悦色的,但哥住在这能行吗?他能这么消停不作人吗?“但姐姐和妹妹又爱莫能助。

又一个美丽的一天来临了,强子放心地早早起床做饭,小梅也早已去了公厕收费去了,孩子吃完饭上学,强子也到工地工作了,一个家庭终于组合建立起来,一步步地走上了正轨,日子也在的小家庭中天天流过。

有一天强子从工地回来,洗去一身的臭汗,吃完饭刚要躺下休息。

恶哥就回来了,他也不敲门,一脚把门踹开,口中不知骂着谁,强子想起来劝劝哥哥。小梅惊恐地说:“不要管他,他喝醉了不是人。“恶哥在院中胡嚷乱骂,声尖刺耳,仿佛一头叫驴在怪声地嘶鸣,邻居家的黑狗在院门外看一眼,吓得夹着尾巴哀叫一声溜走了,这真是狗还怕恶人呢!

四周的邻居们早已习以为常,没一家人打开灯,或者出来劝一劝,恶哥跌跌撞撞地上了楼,在房间里一会儿阴阳怪气地唱歌 ,一会又像一名泼妇站街漫骂,强子在令人心烦的漫骂声中,勉强入睡,中途几次惊醒,最后一次是清晨四点了,

天亮了,小梅的姐夫来了,姐夫家离的很近,|他昨晚也听到了吵闹声,他没过来,此人鬼精的很,谁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再说家里人都已经领教了这个可恶的哥哥。他善意地笑了一下说:“没有事吧!“强子说:”放心吧,没事。“他笑一笑就走了,给强子留下一个茫然的问号。强子问小梅:”姐夫最大平时不管一管吗?“小梅说:”谁爱管呀,现在是各过各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“强子说:”看来今后只有靠自己了:“

从此后,强子担负起一个丈夫的权利,决不让小梅娘俩受这个哥哥的气,强子决心让小梅过上顺心的日子,他用智取的方法,最终赶走了恶哥,过上属于他们的生活。

小梅再一次迎来了自己爱的天!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