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短文学 > >正文

爱的嫁纱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 来源:菜螺文学网
 

独自,乌黑的长发,渐渐幻化华发。被深深侵蚀着的脸颊,光泽被沧桑掩埋,皱纹肆意弥漫的轮廓,讲述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情。在性爱化的年代里,能否唤起人们对爱情深深的思考?

——引子

Chapter、1

从城市的繁华喧嚣中奔逃出来的,行走在一座不为人知的小镇上,看着乡下人朴实的笑容,感受着小镇上浓郁的泥土香,在宁静的只剩下虫鸣叫和浓郁的地方话弥漫着的小镇,有种让你宁愿凝望这千年的寂静,也不愿掀起一丝的涟漪,我深深迷离在这座幽雅的古镇。

在小镇的进出口坐着一位满头华发的老婆婆,一开始我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,但她手中的破旧的嫁纱让我感觉出了一丝疑惑。当我再次从小镇的幽雅中清醒过来后,眼光不经意的落在那位老婆婆的脸庞,我才发现那双婆娑的眼睛缓缓流下了几行泪滴。

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就来到了老婆婆的面前,一种强烈的欲望让我必须这么做,去倾听她的,去感受她的。老婆婆似乎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,只是用泪眼毅然地凝望着远方,而远方羊肠小道上却看不到一丝人烟。于是我小心地问道:老奶奶,您在看什么?老婆婆抬头望了望我,又继续凝望着远方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我失落地望着她,心里不禁开始揣度她究竟在凝望什么。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,老婆婆忽而说道:你蝴蝶可以飞过沧海吗?我被老婆婆突然的话语惊了一下,然后深深的凝望这她,呆呆道:不相信。老婆婆淡然道:我也开始不相信了,但我不相信他会骗我,如果他真的死了,那么这种天各一方的爱情是值得守望的。我试探地问道:您是说老爷爷吗?她听过后,竟然像般的笑了,笑得那么开怀,笑得那么美丽,好像回到了他们那个时代一般。

老奶奶笑过后说:已经很久没有人跟我说话了,小伙子你到这里做什么呢?走亲戚吗?我听过笑道:不是,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呆着,城市太闹了。老奶奶听后叹了口气说:村子里的人想出去,而外面的人却想进来,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。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?这是我一辈子都没有提起过的事。我听后心里很开心忙接话说:晚辈最喜欢听老人家讲故事了,总会让我想起自己的奶奶。老奶奶看着我又一次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Chapter、2

那年我十八岁,在我们那个年代虽然穷苦点,但人们都很开心,种着自己的庄稼,孩子们也欢快的在农田里帮忙或玩闹。在红砖绿瓦的村子里,我认识了他,但我从未想到,这份爱竟然一等就是一辈子,而今已经半个身子在黄土里的我依旧没有等到她的归来。

我和他从小就一块玩儿,用你们人的话说叫青梅竹马,当然我们那时候是没有青梅和竹马这些东西的,但那时候有最美丽的草戒指和他的木吉他,对于我来说这就是最的礼物。我从来不奢望可以多么富足的生活,但我却奢求他可以与我厮守到老。

十八岁那年,我们一块去山上玩耍,他在大山上大声呐喊:英子,俺要娶你做媳妇儿!大山的那边久久回旋着他高亮的嗓门和真挚的爱意。我当时羞得脸热辣辣的,我拽了拽他的衣角说:别喊了,让村里人听到了,回去要告诉的。他回过头朝我咧着嘴,憨憨地笑着说:怕啥?我就是让咱村子里的人听到,让大伙都知道你是俺陶小孬的媳妇儿!老婆婆说到了这里,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了笑容。

于是我说:那,你真的要娶俺?他大大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的脸,我不好意海南海口癫痫能够治好吗思的低下了头,他说:恩,俺真的要娶你,俺跟你从小玩到大,俺最了解你,俺可以让你过的很!我偷笑着说:那,那,那你要不要送俺定情物呀?俺娶俺娘的时候都有定情物的,是爹爹家里传下的一块玉,俺见过的。他挠了挠脑袋,有些为难,然后转过身默不吭声。我扑哧一声笑了:看你那傻样子,俺又不是图你的物件,俺图你一颗真心。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,转身就跑了,边跑边说:你等俺,俺让你看定情信物。

我在山上等了他不多久,他就跑了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,充满了好奇。他来到我身边说:英子,俺给你拿来定情信物了,看!我往他手上看去,看到它的那一瞬间,我的脸上充满了惊喜和喜悦。他看着我开心的脸庞将我的手缓缓抬了起来,这是我俩长大后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,他将我的手指掰开,将草戒指戴在我的手上,然后说道:英子,俺现在没有钱,俺家也没有钱,俺先送你一颗草戒指,你不要,俺以后会补偿你的!他的话音刚落,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,他一看我哭了,立刻慌了手脚,忙说:英子,你要不喜欢,我收回来,等我有了好的宝贝我再给你说我娶你。我哭着说道:哪个让你补偿了?俺什么宝贝都不稀罕,俺就喜欢这个,一辈子喜欢!他听我说完高高的蹦了起来,然后对着大山喊道:英子答应我了!英子答应我了!英子答应我了!

老婆婆讲到这里,我看到她流下了眼泪,却又在泪流满面的时候笑了起来。我不相信有笑着流泪的场景,我认为人在伤心的时候是不可能会笑的,但是我今天看到了,就像看到了在这个社会上早已经惨死的爱情复活了一般。

老婆婆接着说:后来,他告诉我,他手上的白色木头叫吉他。我笑着说:吉他?会干什么?他开心地说:会弹出音乐的,这是俺叔叔告诉俺的,这是俺在叔叔的帮助下自己做的,但做的太粗糙,声音不好的。我开心地说:真的能发出声音?你捣鼓点声音给俺听听。他低下头,用手指在木吉他的琴弦上谈了一下,真的发出了声音,那一刻我始终不敢相信。他朝我憨厚一笑说:咋样?俺没骗你吧英子?我笑着点了点头。然后我在山上听他弹着木吉他唱歌给我听,直到拉长我们的影子,我们才开始回家,一路上始终没有牵着手,虽然我们彼此都很渴望,但传统的观念让我们始终保持着距离,当然这种你们年轻人是感受不到的。

在回家的路上,陶小孬告诉我,这个木吉他是他前几天白天黑赶出来的,就是为了在今天让我答应做他的媳妇儿,我听后一阵甜蜜。老婆婆停止了说话,我能够看得出,她的思维跳回了那个属于他俩的年代,属于他俩的,属于他俩的爱情,还有专属的草戒指与木吉他!

Chapter、3

我静静地等待着,等待着老婆婆从中回味过来,这一刻我不敢打搅她,因为她能够回到的不多了,在这一刻我明白了那句话:一百年太久,我们之争朝夕。曾经我认为这句话纯属扯淡,但在老奶奶的回忆中,我看到了这句话的真理,哪怕仅仅是老奶奶停滞在她自己的回忆中。良久以后,老奶奶才看着我说:哎,又想起那糟老头子了,我继续给你讲。

后来,我们订婚了,他家人托媒人去了我家提亲,双方父母都乐呵呵的同意了。在我以为我就要成为他的媳妇儿的时候,变故开始了。再后来,战争打响了,我们的国家陷入了危机,周边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去参军了,为了保卫我们的国家,保卫亲人。那天,他气喘吁吁的跑到我身边,手里拿着一个崭新的白色衣服,我闹不明白这衣服是什么,但我知道他将要离我而去。

他把我拉到他家后院,用铁锹把地撬了个坑,然后将白色的衣服放在我的手中说:这是我叔叔给俺的七岁男孩老是抽搐是什么原因,他说等俺了把这个给媳妇儿穿,俺现在把它提前送给你,俺现在看不到你穿上它的样子,但你等俺,俺去打敌人,等俺打完了就回来娶你,让你做俺陶小孬最漂亮的媳妇儿!瞬间,我的眼泪落了下来,我知道心里的猜想是正确的,我深深的投入了他的怀抱,哭泣着对他说:俺,俺等你打完敌人和俺结婚,等你回来了俺就穿上这衣服,嫁给你!他深深得将我揽入怀中说:英子,俺会活着回来得,现在国家需要俺,俺不能为了咱俩的快乐就忘了国家的危难,俺是一个男人,你不生我气吧?我笑着说:俺不是不生你气,但俺知道什么最重要,没有国家也就没有咱俩的快乐,你去吧!他缓缓地推开我说:你等着。说完跑回了他家的房子,从屋子里拿出一坛酒来,他咧着嘴说:这酒是俺爹亲手酿的,咱俩把它埋在地下,等俺打完敌人,回来用这坛酒为咱俩结婚时庆祝!我笑着陪他一起把酒埋在了地下。

我和他的父母将他送到了村口,他的哥们都在村口等着他,他盯着我看了许久,然后走到我身边对我说:那件白色的衣服,你还记得吧?我说:记得。他说:那个衣服叫嫁纱,以后不要再说白色的衣服了,不吉利的,你等我回来!我亲手为你穿上嫁纱!我扑在他怀里道:我等你!

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村口,我不知道村口的那边是什么,但从那天起,我就开始守望着他,不管多大的苦难,我都在守望着,因为我相信他会回来得,因为他说过!老婆婆说着又深深的抚摸了下手中的破旧嫁纱。我看着老婆婆抚摸的动作,鼻子不经意的酸了起来。

Chapter、4

老婆婆良久后接着说:战争打了三年,我在村口也等了三年,后来敌人被我们赶出去了,周边村子里的人也相继回来了,每当我看到有回来的人就跑上去问:见过陶小孬吗?他们的回答都一样没有见。但是这丝毫不影响我等待他的渴望!

再后来已经没人再回村子了,而他依旧没有回来,我还是呆呆的站在村口等待着,我坚信他会回来得。我着在山上的美好,我回想着他弹木吉他唱歌的样子,我回想着他送我白婚纱的场景,我回想着他为我埋在地下的美酒,我回想着我们一起长大的点点滴滴,心里就充满了快乐,也更加坚定了等待他的心!

然后父母催我嫁人,我始终无动于衷,最后父母因为我的固执与我断绝了关系,我始终没有。他的父母也来找过我很多次,跟我说了很多,他说:孩子啊,俺家小孬没有福气,他已经死外面了,孩子啊,你就别等了,叔不想看你这么可怜啊!每次说这些他的父亲都会老泪纵横。每次我都会宽慰他父亲说:叔,俺生是你们陶家的人,死是你们陶家的鬼,小孬还活着,他会回来得,他说过的!他的有一次抱着我哭着说:闺女啊,你怎么这么傻呢?我在他母亲的怀里说:婶,不是俺傻,是小孬对我的好我不能忘了,就算他不在身边,就算他死了,他对俺的好俺也不会忘记,俺就是你们陶家的媳妇儿!

后来啊,我就在他家住了下来,他的父母也就成了我的父母,虽然我很愧对自己的父母,但我不想让自己对不起小孬。老婆婆看了看我说:孩子啊,你懂不懂?一个的心要是对哪个男人铁了心,那就是一辈子的跟着,只要那个男人对她好!我傻傻地点着头,我知道老奶奶说的是真的,只是现在的社会已经把老奶奶的话变成了假话。

老婆婆接着说:后来,小孬的爹娘死了,国家又闹运动,搞清查,查到了小孬留下来的婚纱,说是小资作风,于是要抢走,我哭着抱着婚纱不让他们抢走,那时候我被打的很惨。姓刘的村干部说:英子,你怎么这么傻呢?一个破衣服比你的命还值钱吗?我虚弱地对他们说:这是小孬去打仗的时候留下来的,留给我结婚用的,谁也49岁的人患有癫痫病,患上了癫痫病要怎么治疗?不许拿走!他们听了以后都默默地地下了头,然后姓刘的村干部带着人走了。等他们走后,我勉强站起身来,看了看手中的嫁纱已经破了不少,那刻我的泪水心酸地流了下来,可是没有人能够看到。我在的夜里把嫁纱补了补,然后抱着婚纱心里呐喊着:小孬,你在哪里?我好想你,你听到了吗?老婆婆说到这里,不由得将手中的嫁纱又紧紧地攥了一下。

老婆婆长长地叹了口气说:现在我还在等他,我相信他还活着,在回家的路上!然后深深得向远方望去。我看着老婆婆坚毅的眼光,我开始惭愧,惭愧自己的爱算什么爱?我们根本就不懂爱的真正含义!于是我决定撒一个谎言,以求安慰下老婆婆,我对着老婆婆说:老奶奶,我也相信老爷爷活着,我想他就在回家的路上,真的!老婆婆看着我,笑了笑说:孩子,你真懂事,我会等着的,直到我躺在棺材里了,我还是会等的!

Chapter、5

老婆婆说:孩子,你知道吗?我每次都能幻想到他回来时的样子,一定是穿着威风的军装对我憨憨的一笑。他还是会和一样,哦,不对不对,他的肩膀一定会更宽阔,他的个子一定会又长了半头,他的脸上也许也会充满皱纹了,呵呵呵。老婆婆说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,我也惆怅的陪着老婆婆笑着。

老婆婆接着说:我幻想过,他回来以后,会在村子里举办俺俩的,我就将这件白嫁纱穿上,然后把埋在地下的美酒抛出来,让大伙儿喝个痛快,然后让他抱着我这个糟老太婆去他的新房,呵呵呵。老婆婆说着又开笑了起来。

老婆婆又说:我还想过,跟他结婚以后给他生好多娃娃,让这些娃娃听他弹木吉他,让这些娃娃听他唱歌,让这些娃娃跟他学编草戒指,这样我那个已经糟了的,消失的草戒指就是满屋子都是了!呵呵呵……

孩子,你知道我在这一辈子的等待中都是怎么熬过来的吗?我又一次流下了眼泪,我问老奶奶是怎样熬过的?她欣慰地说:孩子,别流泪,我就是在我刚刚说的幻想中熬过来的,有时候我也提醒自己也许他已经死了,可是我宁愿让自己相信他没有死,所以我选择了等待他,只要没有他确切死亡的消息,就值得我等待!我听着老婆婆的话,心里不禁叹息:我们这些们,如果能够把自己的想,自己的爱像老奶奶对待老爷爷那样,岂会有不实现的道理?可是老奶奶坚持了,虽然没有实现,但却值得每一个人去铭记这段爱情!而我们却连坚持都不敢坚持,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代沟?

Chapter、6

夕阳将人们得影子拉长,我陪老奶奶又说了许久的话,然后就辞别了老奶奶,我需要在小镇上找到一户人家住下来,于是我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,开门的是一位老大爷。老大爷很朴实地问我:孩子,你找谁呀?我不好意思地说:大爷,我不找谁,我想晚上在您这住下,我可以给您钱的。老大爷听后爽朗地笑了笑说:孩子,在俺们乡下住可没有给钱的规矩,进来吧。我笑着跟在老爷爷的身后,进了他的宅院。

晚上,我帮老爷爷将饭菜端上桌子,老爷爷笑着说:孩子,爷爷这没什么好吃的给你,你就将就吧。我笑着说:爷爷,没什么的,这饭菜比城市里的好吃多了。老爷爷的笑容消失了,叹息道:怎么会有城里的好呢?要是有了为什么俺的儿子不舍得让俺的孙子住在镇子里呢?哪怕陪陪他这个孤苦伶仃的爹呢?我忙宽慰老爷爷说:老爷爷,您也可以去城市里找他们呀!老爷爷摇了摇手说:罢了,去过一次,那里的生活我受不了,太浪费了,就回来了。

吃晚饭,我问老爷爷说:老爷爷,您知道在镇子口手里拿着白色嫁纱的老奶奶吗?老爷爷疑惑地看着我说:你怎么知道她?我一听感觉癫娴白沫到底什么样子老爷爷的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,忙问道:恩,今天我和那位老奶奶聊天了,觉得她特苦。老爷爷摇了摇头说:哎,别提了,英子是个可怜的女人,我们一起从小玩到大,小孬常和我说他喜欢她。后来我们一起去参军,小孬因为聪明,打仗奋勇被升职了,可是在一次战斗中,小孬为了掩护首长,中弹身亡了,我没能见到他最后一眼。老爷爷说着老眼禁不住流下了眼泪,我在一旁默默的等待着。

老爷爷哽咽了许久接着说:我回来以后不敢告诉英子,我知道英子是一个烈性的,她要是听到了这个消息一定会自杀随老陶而去,所以我昧着良心没有告诉她,不但没有告诉他,而且还交代当时一起去参军的人都不要告诉她,这也是这么多年来苦苦折磨我的一块心病。我忙上前道:你不应该瞒着的,你这是害了老奶奶,你要是早告诉她,她不会这么心苦的!老爷爷凝望了我一眼道:孩子,你还小,你不懂我们这代人,尤其是陶小孬和英子,你不懂。老爷爷喃喃着。那晚我在老爷爷家没有睡好,辗转反侧了一夜。

第二天,我辞别了老爷爷,我对老爷爷说:老爷爷,谢谢您的收留,我今天要走了,我要回到都市,我要将我所看到听到的记录下来,让更多人看到这份伟大而不为人知的爱!这份爱将是对爱情最有力的声讨!老爷爷笑着说:孩子,你真不知天高地厚,不要以为小孬和英子的爱情能改变什么,你不知道在社会面前,人的力量有多么渺小。我笑着说:那能改变几个人,就改变几个人吧!

当我走到镇子口得时候,我又看到了老婆婆,看到了她苍白的头发,看到了她手中的破旧婚纱,更看到了她那双婆娑但充满了坚毅的眼睛,我下定了决心向老婆婆走去,我想我是要证明一件事!

我来到老婆婆的身边,老婆婆下意识地看了我一眼说:小伙子,你还没走呢?我点了点头,然后发出了一声来自内心颤抖的声音:老奶奶,如果老爷爷死了呢?你会怎么办?老奶奶意外地望着我说:你昨天不是还跟俺说你相信他活着吗?我忙说道:不,我没有不相信老爷爷还活着,我相信,我意思是问如果老爷爷死了呢?老婆婆听完后看着镇口得方向喃喃道:那我就陪他一起死,如果有确切的消息说他死了的话,我一定会陪他去死,和他在一起守候在!我听完后有些木讷了,原来那个老爷爷没有骗我,我低估了他们那代人的高尚爱情,同时更折射了我们这代人的悲催爱情!

老婆婆继续抱着老爷爷送她的嫁纱,口中喃喃着:他就要回来了……我离开了那个古镇,临走的时候,老奶奶的那双眼睛一直凝望着我走的方向,在期盼老爷爷的同时,也目送了我。

后记:不需要再对这份爱做什么诠释,且附上一首歌的歌词,诸君自己琢磨吧。

花开在太阳下/等著情人呀/努力盛开却/等不到它/忽然一直下/打乱著花嫁/骗自己/他就要到了/可以哭/却还拼命的挣扎/说什麽/只会让人当笑话/爱是花儿的芬芳/是蝴蝶的翅膀/是伤心的蒲公英迷失它的方向/爱在中/在绝望中/坚强后继续不停想著他/花开在太阳下/等著情人呀/努力盛开却/等不到它/雨忽然一直下/打乱著花嫁/骗自己/他就要到了/可以/却还拼命的挣扎/说什麽/只会让人当笑话/爱在孤独中绝望/在绝望中坚强/坚强后继续不停想著他/爱是花儿的芬芳/是蝴蝶的翅膀/是伤心的蒲公英迷失它的方向/爱在孤独中绝望/在绝望中坚强/坚强后继续不停想著他/她丢了爱的他/心像被针/身体无助到想要死掉/雨一直不停下/眼里进了沙/骗自己已没有——摘自王心凌《爱的嫁纱》

2012-2-23落笔于墨心阁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