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伤感文章 > >正文

穿越时空巴楚情_散文网

时间:2021-08-28 来源:菜螺文学网
 

穿越时空巴楚情

—— 8.29杂记

年龄渐长,力渐退,很适合现在统计学的一个热门词汇——负增长。依敝人对记忆力的训练,得出的的经验还是最原始的办法,挽绳记事,简单又稳当。码点,杂七杂八的朝里一塞。反正日志是的杂屋间,不生锈,不发霉,无积尘盈尺之忧。

今年8月29,于我,还真值得记载。这一天时空很短,很长。这一天,漂移的思绪太多,又太紊杂,对一个长期修养的人来说,尽量矮化自己已成习惯;亲情和的含量太高,乃至于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奢侈。

今年一翻,肾结石引发的腰椎就开始了,比去年早。看到一些七老八十的长者还在街上逛来逛去,健步风生,羡慕得心里老喊不公。在三峡传媒网平湖论坛,有个香飘飘的帖子《68岁万州老人6次“千里走单骑”》,说的是一位在江西的万州籍游侠,60岁退休后开始骑行在路上,去年穿越西藏,今年骑行东北,好厉害!他是我异校同届的黎为庆,网名叫寻晚。除他以外,万州还有秋翁、茂子、弥勒佛等骑友,在小康中国流水线上的骑士队列里,展示巴人的力量。( 网:www.sanwen.net )

恰恰那段,华师的普丽华同学从电话里联系上我,告诉我中文系74级的群。我一上去,大家那久别的亲热劲呀,别提了!特别是几个女同学,亲热得已经是口诛笔伐了:“永柱同学,读书时像一团奔跑的火焰,毕业后像一缕青烟,不见踪影……”“四十年了,你真的不?”而我,能够说些什么呢?后来一翻纪录,那天又恰恰是“”,晕啦!

聊天中,好几个同学说今年热天要到利川避暑。这几年,利川成了日凉都,万州的,武汉的,还有更远地方的,进伏之前就开始到那里安营扎寨。我和妹夫还把热天的行宫买在谋道,要我一定去那里度夏。大学同学熊哲萍和夫君刘兴林,则是在利川租了房子。哲萍夫妇是屈原和昭君故里人。在我们年级中,哲萍有着林黛玉似的娇羞,一如清清秀秀的香溪;而兴林则是小我几岁的高年级学长。如今的学术界,几乎没有不知其大名的。国家的重点大学大都为他设有讲座。他的悲情司马迁,逍遥庄子,纵横战国策,粉丝之多,气场之盛,很难用言语来评判。我看了一些网评,对其中一句话记得非常深刻:“此老师绝对是非忽悠型的”。而且我还知道,他是一个少见的真正有骨气和正义感的学者。

还有个同学,从武汉到利川玩了,返回去后,又一阵风飘到恩施、建始,游大峡谷、景阳河。我在网上调侃她还是人,反被她抢白一句“才知道我是年轻人呀,早干嘛去了”。所以我无论如何是应该去拜望朋友,探访亲友的。然而七月体检,被告知已经是肾积水了。没法,这个热天就算抱憾了。

十年前,我基本上每年要到万州去一趟,和朋友们一起到洛碛、镇安一带采集奇石。中午在河坝吃点干粮,晚上聚在一起喝点小酒,说点酒文化,真是开心极了。茂兴是诙谐的石友,其貌甚善,活像弥勒佛,一天都是永不疲倦的眉开眼笑。他摆的“黄段”我至今还记得。比如什么“当初硬如铁”:

“想当初我一副牙齿硬如铁,再硬的骨头都啃得,现在硬是不行了,只能吃点豆腐和猪血”;

“想当初我一双脚杆硬如铁,再远的山路都走得,现在硬是不行了,出门就要车子接”;

“想当初我一对奶子硬如铁,哪个书记下来都要捏一捏,现在硬是不浙江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行了,里面还要布来塞”。

黄是黄,但还形象,说透了“杀猪刀”这意思。

8.29前几天,醉鹰告诉我,杨正龙旅游发展有限公司举办了一个文化活动,28号在利川颁奖。邀请了万州几位作家,我亦在应邀之列。如前所述,我不便出行,于是万州客人便到恩施来看我。

领当不起,领当不起。高兴之余我竟有些诚惶诚恐,我没去利川已经是对不起朋友了,还让他们大老远专程来一趟。快下高速时,电话中求纬问我,是走恩施西还是恩施东?这又让我惶恐了,平日里我就是这方面的弱智,理不清东南西北,问道于我就真是问道于盲。有次一个外地司机问我到咸丰的路,我给他指了,结果转转过来又转回恩施了。我对求纬支支吾吾,含含糊糊,最后说都行。第二天我给儿子谈起这笑话。儿子说你这回答也没错,都可以进城。

过去大半天时间的车程,现在几十分钟就到了。然而我和求纬、昌隆之间的,却是近半个世纪了。

落坐后,没有客套没有寒喧,半个世纪的亲情和友谊,就在一杯清茶一支香烟中飘逸过来。

1

求纬现在不染头发了。他说:这个样子,出门搭公交就有后生们让座。

染发已经是几十年的时尚了。像六旬花甲,染一头黑发,显得精神,气派。尽管只是心理感受,但在大众场合多少还有些自慰。从高处看,如果是庞眉鹤发往奥巴马那个圈子里扎,似乎连面子的国人都会觉得气场上输人一筹。我辈庶民,更是不顾那些化学剂对身体的危害,老了还要粉饰一下,去踩一截的尾巴。然而求纬认同的是人之本色,一如他那些朴实而又出奇的诗篇。可以说他是真正的懂社会,懂。

对于求纬的诗,十多年前我曾有过一篇评介,这里不再絮叨;只想就个人感受说说作者的亲和力和影响力。我和木川君在各自的文章里都有记载,上世纪60年代初,在万一中求学时,就受过求纬学长的影响。后来,我和求纬成了最亲密的诗友。踏上社会后,文字还居然养了我一生。直到现在退休了,还在享受着国家的一份俸禄。不是自谦,也并非恭维,如果没有万州的哺育,没有求纬兄在前面开路,像我这样夹生半熟的过客,恐怕早被文化社会淘汰了。

从大山云雀到都市作协主席,写尽巴山白了头。一路走来,一带一路。巴山物语香飘四海,三峡诗韵风情五洲。五十多年,求纬的诗品有形或无形地影响和感染了好几代人。我过去在通讯员培训班授课,讲亲和力时,老是拿他一首七言短诗举例:“水库竣工笑声喧,丢个石头把水浅;书记汗水流干了,还你一身水点点。”求纬做党报记者后,下乡采访,一些乡党委书记在热聊中往往会背出这首诗来。这说明文学流失于商品大潮的时代,过失不在文学,凋敝的也不是,而是由文学亲和力产生的力量。

这几年把苏马荡打造成为凉都仙境的杨正龙总经理,本身也是个文化人。所以,他经营的产业,无不具有浓郁的文化氛围。几十年来,他还记得我的诗作。求纬、醉鹰同我通话时,他接过手机,居然一字不漏的朗诵起我几十年前的一首诗。几个万州朋友说有这样的读者和作者,是文学的莫大荣耀。

对于一个半途而废的者来说,我都感到这是比任何奖项都高出一大截的奖励,何况求纬,感受自然比我深刻得多。酒席上,大家非常兴奋。求纬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:老朋友们都是这个年龄了,要多走动走动,联系要不断,走动要经常,周期要缩短。

2

说起昌隆,就不得不提及上辈人长春治疗癫痫哪里好。昌隆的可以说是个医林高人。至今陈家坝、翠屏一带的老字号居民,没有几个不称道汪医生的。他旧社会就开始行医,解放后也做过共产党医院的院长。后来共产党自己培养的领导干部起来了,老人员就慢慢退位了。但是医院职工对这位慈祥的长者依然很尊重。

家父是利万站建站元老,负责川、鄂两地物质转运,同样很有声望。万站和翠屏医院比较近,家父和汪医生就成了很要好的朋友。70年代初期,家父腰腿疼得厉害,在省里开会都是职工扶着去的,也在武汉大医院看过,都没见什么好转。回来后,又拄着棍子去看汪医生。汪医生说你年纪又还不大,拄个棍棍干啥子,把它甩了!也真神,就打了次封闭,父亲的腰腿几十年都没疼过了。

78年汪医生在贫困交集中病故。20岁出头的儿子昌隆自然要承头办事,他找到我父亲借油布搭棚子。当时正在搞揭批中央那四个人的运动。汪医生是旧时代过来的,在“知识越多越反动”的年代,日子自然是不好过的。业务上重用,政治上弃用,或者叫作“边整边用”。但是父亲没丝毫犹豫,爽快地答应了,把河坝(万州的天,江水退去,河边的大石盘就是仓库扎寨的天然营地)仓库里的布借给昌隆去搭灵堂。亦不顾什么风险,硬是买了个花圈送去。

我因为在外地工作,这事只是彷佛听妹妹说起过,这次昌隆说了个大概。我很,父亲作古也已经整整十年,从这么一点小事情上,我似乎还微微领略到那个年月,父亲不是墙头草一类人物,这也正是那种环境里共产党人身上稀缺的政治品质。父亲,你为一个被政治流放的老医生做了件人人都可以做,但人人都怕沾边的善事,你真了不起!

昌隆这次一进屋,我简直惊呆了:汪医生的相貌,汪医生的笑容,汪医生的慈祥,复制得那样精致!这位宣传部长出身的文化人,儿时亦经历了太多的苦难,后来在仕途上还算比较顺风。再有几个月,他将告别官场,致力于他钟爱的摄影、书画、治印、骑游。他真正的愿景和人生出彩,极有可能是在他退休后的日子。

3

中止写作二十多年,重涉江湖,发现一些后来者的诗文竟然有一种养人的力量。这期间,我有幸结交了其中的醉鹰。

醉鹰姓杨,出身行伍,复原后供职于粮食部门。只是没想到他摆弄文字,依然如同摆弄兵丁士卒,携刀挂剑,穿透人心。我很喜欢他的一手仿古文。“林莽环抱禾田数垄,临池小院宛然,即松宁园耳。名为远山君所命,或言松涛如潮,吾自心宁,寓自在逸神旨趣耶?石阶蜿蜒,老苔鳞布,灌萝蔟依。精舍数楹,小坝洁净。房侧坝沿遍植,木藤杂列,浓荫风生。数本蔷薇、三角梅藤粗若臂,蔓绕一老梅一黄桷兰上,艳红遍绽枝丛,点点浓淡可玩。梅兰间系吊床如叶,中有佳人假寐,睫若翅颤,丹唇微启。皓腕抚颊,梨涡嫣然。娇息兰芳,妩媚可人。”这是他《松宁行记》里的一段。

中国诗赋网一位李姓副主编,把我和其他作家写万州的几篇赋文剽窃、拼凑成他的一篇“精品”《渝州二都赋 》(详见三峡传媒网平湖社区论坛《珍惜羽毛,爱惜万州》http://bbs.sxcm.net/forum.php?mod=forumdisplay&fid=374)。我的华师同学,多为大学教授,也有在省里做记者的,眼里揉不得沙子,闻讯大怒,直叫扒了他的“皮”。我把资料在平湖曝光后,万州的文朋诗友,侠肝义胆,盛气烈火,平湖遂成一角怒海。也有慈心的远山妹子,开初说“外河园(我的网名)老师的赋被人借鉴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,如果没水平,想别人来借鉴还没人瞧得上。倒是前段时郑州市癫痫病治疗技术间,有一个人将兰芳惠生写的《惠生的白裙》整篇拿去投稿,结果得了10元稿费,这才是真正的不要脸!”

醉鹰读罢,仗义执言:“远山,我一下还真没反应过来。你例举的外河园老师和兰芳文章被人拿走之间的逻辑关系。个人认为这逻辑有一点点混乱。

首先,我们得承认一个事实,即,外河园老师和兰芳的文章都被人拿走了。对吧?所不同的是,一个是拿走了一少部分(嗯,就是你所说的借鉴)一个是全部拿走了。是这样的吧?

好。既然你认为外河园老师的文章被人借鉴(即拿走)一小部分是值得高兴的事情,那么,以此类推,兰芳的文章被人全部拿走l岂不是更令人高兴?值得欢欣鼓舞、倍感荣焉?很简单,既然你已确定被拿走一部分是件值得高兴的事,那么,被拿走一大部分自然就更值高兴,若是全部被拿走当然就该开庆祝大会了。

反之,你又说兰芳的文章被人全部拿走才是真正的不要脸,那么,仍依此理,如果没被全部拿走,而只是被拿走一部分是否属于"一部分不要脸"?或者干脆反其道,升华成了"要脸"或荣光?”

这逻辑推理,严密得无可挑剔!

醉鹰又是一个热情的版主朋友,我同他交往,得到不少有益的帮助。这一点,只有过去在高中、大学才有切身体验。我至今非常在写作上对我有所指教的良师益友,醉鹰是上位的一个。

初次见面,这个醉鹰,其相貌虽然说不上多么帅气,但至少也不像网上几个姐妹说的什么“陶俑”、“秦俑”、“兵马俑”。如果把他换到公检法,换到纪委,估计涉案者十有八九见了都要虚他三分!只是不知醉鹰老弟如何惹怒了这些娘们。她们笔如利刃口似刀枪,来你个三刀六洞,是你惹得的?

4

钱犁是我的同行朋友。2010年度《中国新闻年鉴》“人物篇”就有他。这里摘录一下:

“钱犁又名钱书雄,重庆巫山人,高级记者,是三峡库区资深新闻工作者。从事新闻工作三十余年来始终坚持扎根基层,贴近群众,贴近生活,笔耕不辍。其历年采写的新闻作品中,有近40件新闻作品荣获全国及省、市优秀新闻作品。其中,长篇通讯《归来吧,远去的“和平鸽”》、消息《索特集团成建制承担三峡移民》分获第四届、第五届“中国新闻奖”二、三等奖;通讯《三峡有群“归来雁”》获“全国优秀农村广播节目”一等奖;《“媳妇”与“婆婆”实行换位考核》获“中国广播奖”;《茂林归来兮》获“全国党建刊物好作品”一等奖;《这就是中国新》等3件作品获“四川新闻奖”一等奖;《农民张仲平办展宣传十六大》、《父亲•母亲•母亲河》、《周武生:三峡移民中的“夸父”》、《千万里,总理着你》分获2003年度、2006年度、2009年度“重庆新闻奖”一等奖。钱犁同志还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“四川省先进工作者”光荣称号。

据悉,2010年度《中国新闻年鉴》“人物篇”共收录了74名全国各地的优秀新闻工作者,钱犁是重庆市推荐收录的4名新闻工作者之一。是渝东北和三峡库区新闻工作者中的唯一入选人物。”

最近他在《中国文学》发表的《筑起我们新的》,是记录致力于再建三峡生态的英雄的力作,凭一个新闻人的直觉,当三峡库岸300余平方公里的消落带在不久的将来都被绿荫覆盖之时,在长江边为绿化中华母亲河放号,这篇报告文学的价值会远远超越文字本身。

和我一样,钱总看样子就是个忠厚人,也很随和。他那副身板,是任何都喜爱的身板。我们在女儿城癫痫病怎么治比较好游玩时,叶琳老是拿他开涮:钱犁是才出高家庄,又进女儿城,美女安在?钱总笑笑,不反驳,很享受。

5

叶琳,上帝的女儿。乍见即惊,觉得什么美丽、热情、开朗这些汉语词汇好像是专门为她设置的。她是这次活动特邀的女嘉宾。

这是一个不平凡的,兼记者、作家、画家三重身份,算得是出类拔萃的才女。百度娘娘这样推介她:“重庆作协全委会委员、重庆文学院签约作家、重庆学会万州分会会长,重庆文学院第一届创作员,万州区作家协会理事,万州区政府签约作家。” 长篇《上帝的女儿》,报告文学《炼狱》,组诗《葡萄藤》等是她的代表作。我读过她一些文字,隽永妙语,打烙印的不少。“眼前的千年古镇,实在是太苍凉,太了,一缕淡淡的哀愁,深深地裹挟着我的心。多情的大宁河千年如歌,多意的白鹿盐泉千年如曲,昼叮咚敲着人心,敲着绵绵的青山,敲着清清的,敲着潺潺的河水,敲响了满天的星星。”在《宁厂古镇,千年的忧伤与美丽》中,她把一个古镇写得如此灵性。苍凉中的哀愁,美丽中的忧伤,从女性指缝间流出,就是那清清的月亮,闪闪的星星。叶琳的山水情愫,怎会这般天地通灵、物我相依?这个上帝的女儿,真是把什么都喜欢过了。她还有篇小时候偷吃蚕豆的散文,可以说是儿时的特质,读了要笑,笑了要读。原来白天鹅是由丑小鸭嬗变的。真是女大十八变,会变的变神仙。

我还感觉到她的心地是十分的善良和美丽。听说我常常发结石病,这位院长的女儿向我讲了不少保养知识。比如喝开水,她说用两个水瓶,一个装满澄清一下,再转到另一个瓶里。就可以去掉些水垢。我现在就是按照这个办法饮用茶水。在女儿城,她一直为我撑伞,叫我怪不好意思的。我一再推却,她一路紧随。

有美女撑伞,这还是我人生第一次得到的厚遇。我突然大彻大悟,人世间为什么姹紫嫣红,叫人留恋不已,原来是因为有一道特优的风景,那就是叶琳这样的灵美如画,胸罗锦绣的女子。

杂记,杂记,零零碎碎,什么都记。说了我老朋友,也该说几孙辈了。

孙子在幼儿园调教三年后,进了小学,恰恰这天开学。早前儿媳说“你孙子喜欢美女老师,要选个美女班主任。”晕啊,晕!恰恰今年学校招聘了几个年轻女教师,有个荆州的姑娘,很漂亮,刚刚,做了孙子的班主任。孙子非常开心。29号开家长会,儿子儿媳都得去。

后来我回忆自己时代,似乎也是这个样。看来,爱美,不需要教“从娃娃抓起”。

这天,又恰恰万州几位贵客登门。我只好一切交由儿子安排。儿子过去也读过求纬伯伯的诗,现在是个小局长,做什么事总是循规蹈矩,讲规格讲程序。电话中儿子问按什么档次安排(现时官场),我毕竟也是官吏场上混过来的人,向他介绍了这些朋友,同样丢过去一句话“按八条规定出台前你们接待省里客人的标准。”于是买礼品、安排游玩和饭局,一四六九,统统由他,我只管掏钱。儿子还做得井井有条,令主客都很满意。我真要感谢儿子。儿子小时,唯恐他不懂事;大了,懂事了,能办事情了,又觉得心里酸酸的,我们真正的老了?

是老了。这不,这篇文字花了这么长时间才集合拢来。先记载于此吧,医生催促多次,一年一度,我又该去修理修理了。

注:钱犁和叶琳的资料大多采自于《百度》,特此说明。

(张永柱 2015,10,12于湖北外河园书斋)

首发散文网:

推荐阅读

热门阅读